申请成为苏联主义新会员 登录
苏联主义论坛(新版) 返回首页

暮云深的个人空间 http://cccpism.ali.yumingshang.com/bbs/?69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鸡鸣桥村的日子-----怪异现象

已有 16 次阅读2017-8-15 23:55 |个人分类:家事纷纭

科学不能解释,现实却又存在的现象即使是在我的生活里也存在过。
这一次在白云乡下又体验到了。
关于生命、关于灵魂、关于鬼魂、关于转世什么的网上搜索一大把,但它们距我很远,而和老爷子呆在一起的最后几天发生的怪事我必须记下来。
最后的两晚当午夜时分来临,守夜的男男女女亲戚纷纷散去,陪伴的堂弟都被劝导别室小憩,只剩下自己和魂魄基本上游离于干瘪的躯壳之外的九十一岁老爷子独处时,心情会倍感沉重甚至孤独。
乡下的午夜还是凉快,完全没有了白天的炎热
寂静的夜里房檐下,蓦地冒出猫叫。一声接一声不断,此时此刻此地,特别刺耳。
老爷子依然昏迷。
客厅和耳房和衣而卧的堂弟们被连日来的疲劳所征服。
我轻轻拉开虚掩的大门。
靠墙搁置在两条高板凳上的黑漆漆棺材在LED惨白的冷光下,显得格外沉重。
那只猫,就在棺材底下不疲倦地叫着,怎么看它,那眼神都没有小动物通常的可爱。
它的叫声已经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远远近近的狗叫都停止了,而这只莫名其妙的猫依然不紧不慢的干叫。忍无可忍,我才离开老爷子的病床前出来看个究竟。
为什么以前这么多天都没看见过它,也没听见猫叫?它是谁家的?它从何而来,要去哪里?
它毛色杂乱,非常惹眼的是那根高高竖起的尾巴,完全打碎了记忆里猫的形象。
普通的猫尾巴如其他猫科动物一样,呈弧形拖在腚后。而它不同-----向上垂直,更奇怪的是末端居然还向前拐了个直角!这形象,让我想起《人与自然》里的狐獴之类。
凭什么这个样子要在这个时候四脚站立在棺材底下嚎叫一个多小时?怎么都不能称之为吉利之象吧!
于是乎,扔了一块饼干在屋场中间。它居然保持着奇怪的状态,不紧不慢地走出、吞吃。以手驱赶后,它的姿态竟然不变,步态也不变,从屋场边缘向西北踱去。
我刚刚回到老爷子身边坐下,又听见它的叫声!
循声扭头,它竟然蹲伏在半敞的窗前一堆枞木上,望着老爷子叫。诡异的是,窗台下还点燃着好几盘蚊香,它居然无所谓!
未免太反常了。再给它饼干,无效。起身驱离,它围绕这间老屋转了一圈后又蹲伏在原地,立者那根旗杆似的尾巴,对着老爷子叫。直到天亮我们换班离去。
第二晚,也就是老爷子的最后一晚,我和绍平弟厮守床前,堂弟们还是在堂屋和耳房里待命。
午夜时分,猫又来了,还带了个黑色的同伴。还在那扇窗前,还是对老爷子嘶叫。听老弟说,两只猫彼此厮打。
一直到老爷子十五日下午十五时去世后,再也没看见猫来过。
当地阴阳先生说黑白无常奉旨拿人,他们附体在猫,索命毕,猫消失。
 
当日从山上归来,二妹子从老屋搬回一把收工做的木椅,一只蚂蚱贴在椅背上随之进了我们聊天的集辉家的客厅。大家都说千万别赶走它。是不是蚂蚱没仔细看,觉得象螳螂,又像蝴蝶。反正通体翠绿,翅膀和身体完全一个颜色,而通常除蝴蝶外节肢动物的肢体应该是成黄色。就在我们大家议论纷纷时,它从椅背上飞到窗框上贴着,一动不动好几个小时。最后什么时候消失的,谁都没有看见。人们说,这是老人家回来看大家了。
 
还一个奇怪的是灵柩出门到水泥马路上,老妹的鞋带无缘无故断掉穿不稳了。二妹子连忙在路边拾得一个塑料袋扭成带状系住鞋子才勉强上路。
 
上路后所有人都捏着一把汗。主要是安排放鞭炮欠考虑-----鞭炮铺在路面上,而且是一封接着一封,几乎首尾相连。呛人的浓烟几乎令人无法呼吸。乡里的路曲曲弯弯。尤其距集茂家不远那座山包路成手肘形,很陡。过田坎时,一尺多宽的一边还垮塌半边。那些负重的人不仅呼吸困难,而且眼睛也几乎看不清路面,只要一个人踩虚一步,都会出现安全事故。又深恐那些冲天炮引燃电线或其他···。结果,居然平平安安!人们都说是老爷子保佑,否则···。
 
昨晚绍平弟来电说,老娘完全不是那些日子表现的那么奇葩,现在平平静静,很少吵闹。问过阴阳先生,说先前那是鬼魂附体,想不闹都不行,所以她见谁骂谁,看谁都不顺眼。老头子一离开,那些东西都离去,所以也就安静了。
这个说法,我表示怀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申请成为苏联主义新会员

古拉格|手机版|Archiver|苏联主义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Template by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 Licensed( 京ICP备05048580号 )

返回顶部